注册 登录
互动中国 返回首页

大庆商江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hina.com.cn/?59943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熊丙奇的文章疑似梦中呓语

已有 4798 次阅读2015-11-27 05:38 |个人分类:教育研究|系统分类:明辩·时评| 京华时报, 评论员, 文章

《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熊丙奇的文章疑似梦中呓语

 

《百度百科》介绍,《京华时报》是由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的新闻类综合性都市日报,创刊于2001528日。

《百度百科》介绍,特约评论员简称评论员,通常受媒体之邀发布评论意见等。大多数媒体为了避免纠纷,会声明是评论员个人观点,不代表媒体看法。

《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熊丙奇的文章疑似梦中呓语。

举证如下:

20151127,《京华时报》(本报特约评论员 熊丙奇)《要改革拨款制度更要给高校自主权》: 近日,经国务院同意,财政部、教育部联合发文启动中央高校预算拨款制度改革,国家对高校投入将更突出公平公正,强化政策和绩效导向,从整体上提升高等教育质量。

据报道,此次改革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完善基本支出体系。在现行生均定额体系基础上,逐步建立每所中央高校本科生均拨款总额23年内相对稳定机制。二是重构项目支出体系。调整管理方式不够科学合理的项目,归并功能相近的项目,保留运行较好的项目,将原先13个项目优化整合为6大项目。舆论普遍认为,新的预算拨款制度,尤其是重构项目支出体系,将打破原来拨款制度造成的高校身份固化、竞争力缺乏、交叉重叠,优质办学资源过度向少数学校集中等问题,倒逼高校走特色办学之路。如果能起到这样的效果,最好不过。此前的985工程、211工程,都因是对学校整体投入(对入选工程的学校重点投资),把学校分为三六九等,造成不平等竞争。前不久国家出台的高校“双一流”建设总体方案,已指出其存在的问题,希望在高等教育发展建设中引入竞争机制。但是,重构项目支出体系,不意味着竞争机制就能自动形成,必须在调整支出项目的同时,改革项目管理、评价机制。我国对高校的项目支出,是采取立项审批方式,从本质上说,是对项目进行行政评审、评价。一方面,由于由行政部门主导,在评审时难以排除行政因素干扰,而高校往往把入选项目视为行政部门对办学的认可,把入选作为办学荣誉,这也是985211“身份化”“标签化”的根源所在;另一方面,由于政府部门掌握拨款权,一些学校主动把很多精力用在与政府部门打交道中,由此还滋生了弄虚作假、形式主义问题。如果只调整支出项目,而不改革立项审批方式,便很难消除这些问题。我国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都提到深化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明确要求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这就应该取消行政评审、评价,将评价权交给社会专业机构。具体而言,不应再由政府部门主导对高校申请项目的评审,而应由专业评价机构,独立按教育和学术标准评审;同时,对于学校的办学绩效,也不能再由行政部门制订指标、考核评价、把评价结果与拨款挂钩。这只会逼迫学校急功近利,无法自由办学,办出个性和特色。从这一角度看,如果能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改革,把预算拨款制度改革作为管办评分离改革的重要部分,则能给学校更好的办学环境,减少政府部门通过拨款权对学校办学的干扰。把更多自主权给大学,是大学办出特色和个性的关键。

http://epaper.jinghua.cn/html/2015-11/27/content_256426.htm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熊丙奇的文章疑似梦中呓语。

初步解读如下:

第一、《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熊丙奇的文章宣称:“此前的985工程、211工程,都因是对学校整体投入(对入选工程的学校重点投资),把学校分为三六九等,造成不平等竞争。”由于由行政部门主导,在评审时难以排除行政因素干扰,而高校往往把入选项目视为行政部门对办学的认可,把入选作为办学荣誉,这也是985211“身份化”“标签化”的根源所在。”这是明显诟病“985211”工程。与国家教育发展战略背道而驰。

第二、《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熊丙奇的文章宣称:“由于政府部门掌握拨款权,一些学校主动把很多精力用在与政府部门打交道中,由此还滋生了弄虚作假、形式主义问题。”这是明显诟病国家财政拨款制度。这是无政府主义思潮作怪。

第三、《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熊丙奇的文章宣称:“对于学校的办学绩效,也不能再由行政部门制订指标、考核评价、把评价结果与拨款挂钩。”“如果能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改革,把预算拨款制度改革作为管办评分离改革的重要部分,则能给学校更好的办学环境,减少政府部门通过拨款权对学校办学的干扰。”这是煽动反政府倾向。

熊丙奇曾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按处级干部管理),后被解职。目前,熊丙奇的组织人事劳动社保关系或许仍挂靠上海交通大学,疑似事业单位吃空饷人员(不知道是否享受“五险一金”,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还有住房公积金;不知道是否还交党费和工会会费;不知道是否依法纳税),曾经冒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自封为“教育学者”,被个别媒体吹捧为“教育专家”“教育问题专家”“教育时评家”“高考志愿填报专家”“学生职业生涯规划专家”等,有时还冠以“知名”“著名”字样,时常披着没有任何行政级别的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外衣,曾用笔名“蒋理”,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以教育为主要话题的自由撰稿人(以稿酬为可支配收入来源)。据网易披露,2011年,他发表了近600教育评论,按平均每篇评论稿酬200元计算,稿酬收入至少12万元。他多次一稿双投,笑纳双份稿酬。“取金之时,不见人,徒见金”。他绝对不是著名(知名)专家学者,更不是大师。

国家启动中央高校预算拨款制度改革,目的是保证政府公共财政预算内教育经费的有效供给,同时促进提高政府公共财政预算内教育经费效率,不能解读为“要给高校自主权”。

《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熊丙奇的文章疑似梦中呓语。

2011611,《南方都市报》《熊丙奇专栏:舆论盲目鼓吹,乃因教育常识匮乏》: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在笔者看来,除了“盲目性”之外,主要原因是缺乏基本的教育常识。对于高等教育管理制度和现代大学制度,不要说普通老百姓、媒体记者,就是很多教育界人士,也不了解。所以,对一些教育管理的做法和“改革”措施,极有可能出现错误的解读。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缺乏基本的教育常识”“极有可能出现错误的解读。”

《京华时报》特约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这样的评论员或许是一种失策。

《京华时报》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这样的评论员文章或许是一种失误。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提供给媒体的文章把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育制度说得天花乱坠,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制度说得一无是处,进而提出按照西方发达国家的价值观全盘西化中国教育,仿佛要搞“教育政变”。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200872,搜狐教育(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我们需要更多的熊丙奇》:熊丙奇先生跟我素不相识,但他的文章我早就读过。他是一个教育界圈里的人,也是用心来盯着自己的这个圈的人,这样的人,对于我们的有关部门来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令人愉快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他的命运,就是古希腊神话里那个报信的乌鸦,总之没有好果子吃就是啦。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提供给媒体的文章有时主题不明确,概念不确切,事实不准确,观点不正确。

主流媒体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不当言论或许得不偿失。

全国主流媒体从业人员发表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的言论应当审慎,以免损害媒体的可信度和公信力。以免误导公众舆论导向。

 

以上内容,约2800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中国互联网协会 ICP05006316-2 互联网真实身份认证平台*认证码10005616

IP亚太地区43.224.213.101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欣赏愚公精神,锲而不舍,百折不挠,持之以恒,尽力而为。常引用网络文字资料,发表文章不是为了得稿酬,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鲜花

握手

路过

雷人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5-27 04:4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