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互动中国 返回首页

李子迟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hina.com.cn/?12404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中国历代诗文有哪些公然写到乳房

热度 1已有 20655 次阅读2014-1-9 09:30 |系统分类:社会·人文| 中国, 乳房

乳房,这是女人身上的一个部分或者说器官,分为一对,位于胸前,最吸引人们眼球之处。它是哺乳的器官、爱的器官、性的器官、美的器官。对女性来说,乳房用于喂奶,展示身体美,也能刺激情欲;对男性来说,女性的乳房具有永恒的诱惑力。乳房以丰满、坚挺、匀称、雅洁、白皙、凝脂、温软、柔腻、娇嫩、水灵、弹性、颤悠为最佳。


乳房的科学术语是“乳腺”,俗话“奶子”、“奶脯”、“胸脯”、“咪咪”、“啵啵”、“双峰”(北京有个地名叫“奶子房”,河北张家口盛产“马奶子”葡萄,全国各地有不少“双乳峰”[以贵州那个最著名]或类似景点,呵呵),当今“新人类”又形象地称之“胸器”、“布丁”、“大波”、“波霸”,但哪有古人的“酥胸”、“咂儿”、“一抹红”那么优美、生动、含蓄、好听?


中国是一个东方国家,一个有着数千年文明历史的古国,一个曾经的“封建老大帝国”,我们的传统有精华有糟粕,好的方面是含蓄、典雅,不好的方面是保守、虚伪。具体到咱们今天谈的这个话题“乳房”上,再广而言之是中国人的性爱观上,曾经长期一直处于一个奇怪的状态:一方面一夫多妻、脏唐臭汉、男盗女娼、狎妓野合,可以做、可以淫、可以乱;另一方面又归为隐私,讳莫如深,不能公开、不能说、不能提,更不用说是绝对不能出现在号称“纯美”、“神圣”、“高雅”艺术的诗文、书画里的了,那就被称为“浓诗艳词”、“黄色小说”、“春宫画”、“淫秽之作”、“腌臜东西”,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
然而近些年里,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随着西方性泛滥风气的侵入,我们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从过去的封建保守、虚伪做作变成放纵低俗、直白露骨,不管是文艺作品、影视剧也好,还是我们平时的穿着、谈话也好,丢掉了传统的精华,过于“现代”、“开放”乃至“狂放”、“疯狂”了。


在我看来,具体到女人的乳房、胴体,广及男女的性爱活动,这些话题并不是不能谈、不能写,而是怎么谈、怎么写。其实就是一个多年来大家所公认的标准,那就是要“真善美”三者齐全,更明确说就是要含蓄、典雅、优美。本文不想谈得太宽泛,只说诗文创作,只说如何描写乳房,就应该如此。
写本文的缘起,是最近歌手汪峰在他的新歌里公然写到乳房,写到下体,写到做爱:“我喘息着幻想着混乱着,用你芬芳的乳房来将我埋葬,来吧,姑娘,震撼我吧,达到高地。”“你不得不失去你磅礴的下体,现代文明终将把你诗意地阉割。”“一个人开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做爱一个人哭笑。”一时间被传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


我们先且不讨论汪峰的歌词究竟写得好不好,不讨论他是否想再次炒作自己“上头条”,可这倒让我产生了另一个兴趣。那就是前文所说的,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历代描写乳房的诗词歌赋散文、戏曲话本小说非常之少,却也有少数“文艺大佬”敢为天下先、敢于吃螃蟹,在自己的作品中公然提到乳房的,那么,咱们今天就来盘点一下吧。


首先,当代作品我们就尽量少说了,比如刚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文坛大佬莫言,他有部小说的书名就叫做《丰乳肥臀》,显然是在不无夸张地赞美中国北方妇女壮硕的身体、强大的生殖能力;军医出身的北京女作家毕淑敏,她的长篇小说题目叫做《拯救乳房》,其实是关注乳腺癌、乳腺肿瘤、女性健康的;某位曾以“下半身写作”而驰名多时的青年诗人,他有篇作品的标题是《一把好乳》,讲述自己在公交车上邂逅一个怀抱女儿的少妇,她的乳房长得很好,同样是赞颂女性的身体美。这些作品刚出来时,社会上骂声一片,认为太低俗;可我倒觉得,即使不评价它们到底写得如何,但看其话题、内容、文字,那还是比较严肃、健康的。此外还有几个当代诗人也写过乳房,比如苏建斌的同名之作《一把好乳》、颜梅玖的《乳房之诗》等。


当然,当代诗人里写乳房最多、最好的还是早夭的天才海子。他要是不早夭,也许他是中国最接近诺贝尔文学奖和世界文学水平的“60后”作家诗人。不过,他要是不早夭,那他还是海子吗?他的诗歌里曾多次提到乳房,如“她双乳内含有雪花吃草的声音”、“许多闪光的乳头在稻草杆上”、“我粗壮的乳房移向豹子和牛羊”、“让树撩开头发给我带来乳房的暴雨”、“南方的葬礼上他的乳房确实是我的双眼”、“我要在你火红的乳房下坐到天亮”、“乳房像黎明的两只月亮”、“乳房似的火焰”等等,意象非常丰富,非常富有诗意,非但现代气息浓郁,而且不乏东方风范,属于“真善美”齐全的好诗。
再说近代史上的“乳房之作”。小说、普通文章里提到乳房的自然很多了,如茅盾的《当铺前》:“女人解开了衣,把干瘪的乳房塞到孩子嘴里,摇着身子。”我们只说诗歌。如一代文豪、被人们当成“才子加流氓”的郭沫若,他在早年写给日本恋人、前妻安娜(即护士佐藤富子)的情诗《Venus》(维纳斯):“我把你这张爱嘴,比成着一个酒杯。喝不尽的葡萄美酒,会使我时常沈醉。我把你这对乳头,比成着两座坟墓。我们俩睡在墓中,血液儿化成甘露!”这首作品写于1916年,上世纪初,一百余年前,连“乳头”这样露骨的词汇都入了诗,堪称想象奇特、浓烈如火、香艳之至、惊世骇俗。我将其视为郭老一生中最大胆、最“黄”的一首作品。


但近代最登峰造极的“乳房之作”,莫过于陈独秀的《乳赋》。这位中国近代著名学者、思想家、政论家、革命家、宣传家、教育家、出版家,北京大学文科学长、知名教授,《新青年》杂志创办者、主编,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总司令”,中国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第一人”,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早期最高领袖,其实也是一个非常矛盾、复杂、多面,非常有个性、有意思、好玩的人物。比如说,他喜爱女人的乳房几乎到狂热的地步,而且,为了表达自己对乳房的喜爱,他还以超越常人无数的气概,冒天下之大不韪,大胆、精心写下一篇《乳赋》,虽然艺术性不是非常高,但直白、热切、形象、生动,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力,绝对是摄人心魄:


“乳者,奶也。妇人胸前之物,其数为二,左右称之。发于豆蔻,成于二八。白昼伏蛰,夜寝光华。曰:咪咪。曰:波波。曰:双峰。曰:花房。自古英雄必争之地,从来美人温柔之乡。其色若何?深冬冰雪。其质若何?初夏新棉。其味若何?三春桃李。其态若何?秋波滟滟。动如兢兢玉兔,静如慵慵白鸽。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夺英雄魂魄,发美女风骚。俯我憔悴首,探你双玉峰,一如船入巷,又如老还乡。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深含,浅荡,沉醉,飞翔。”


另有杰出诗人艾青的代表作《大堰河——我的保姆》,因为“大堰河(其实是谐音“大叶荷”什么的)”既是他的保姆又是他的乳娘,父母从小把他扔在“大堰河”家,便不得不提到乳房,毕竟他是吃“大堰河”的乳汁长大的。他在诗里写道:“呈给你黄土下紫色的灵魂,呈给你拥抱过我的直伸着的手,呈给你吻过我的唇,呈给你泥黑的温柔的脸颜,呈给你养育了我的乳房……”还算是质朴、真挚的,没有一丁点情色色彩。


中国传统历来崇尚小巧、精致。好的乳房是小乳,古人又称“丁香乳”,所以仕女们不但不隆胸,反而束胸。才女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描写过这种古典乳房,她用的是白话,甚是精彩:“她的不发达的乳,握在手里像睡熟的鸟,像有它自己的微微跳动的心脏,尖的喙,啄着他的手,硬的,却又是酥软的,酥软的是他的手心。”真是有声有色有味、动静结合、鲜活清新、韵儿十足,令人怦然心动,论艺术水平要远高于前面提到的郭、陈、艾几位。
后面再盘点一下古代的“乳房之作”。远古时期的诗文是很少提及乳房的:从《诗经》诸篇到司马相如的《美人赋》、曹植的《美女篇》和《洛神赋》、谢灵运的《江妃赋》、六朝艳诗……对女人身上的各个部位,几乎都做了详尽、细致的描绘,铺排华丽,有些甚至还写到了交欢、床戏,但就是没写乳房,不赞一词,好像视而不见。只有敦煌曲子词里曾出现过“素胸未消残雪,透轻罗”、“胸上雪,从君咬”等字眼。笔记体作品《隋唐遗史》里说,有一天,唐玄宗用“温软新剥鸡头肉”来赞誉杨贵妃的双乳,安禄山对曰“滑腻还如塞上酥”。(褚人获评论曰:“若非亲手抚摩过,那识如酥滑腻来?”)白居易写《长恨歌》便用上了该二句,从此走红千余载,后来竟然还收入蒙学典籍《幼学琼林》。还有唐代诗人赵鸾鸾,曾形容女人的乳房像雪腻香酥的白凤膏、乳头像紫葡萄,写得实在逼真而香艳:“粉香汗湿瑶琴轸,春逗酥融白凤膏。浴罢檀郎扪农处,露花凉沁紫葡萄。”


两宋及以后的情色文学,对乳房的描写大多很简单,通常是“酥胸雪白”、“两峰嫩乳”,便敷衍了事。《浪史奇观》里,“浪子与妙娘脱了主腰,把乳尖含了一回,戏道:‘好对乳饼儿。’”《乔太守乱点鸳鸯谱》里,玉郎摸至慧娘的胸前,“一对小乳,丰隆突起,温软如绵;乳头却像鸡头肉一般,甚是可爱。”《株林野史》描写子蜜与素娥调情,算是在乳房上大做了文章:“因素娥只穿香罗汗衫,乳峰透露,遂说道:‘妹妹一双好乳。’素娥脸红了一红,遂笑道:‘哥哥你吃个罢。’子蜜就把嘴一伸,素娥照脸打了一手掌道:‘小贼杀的,你真个吃么?’子蜜道:‘我真个吃。’遂向前扯开罗衫,露出一对乳峰,又白又嫩,如新蒸的鸡头子。乳尖一点娇红,真是令人爱杀。”但都不过是把《长恨歌》那两句复写了一遍而已。《红楼梦》中塑造了一群美丽绝伦的女子,可我们全不知她们胸乳的大小、模样。尤三姐施展性诱惑时,“身上穿着大红小袄,半掩半开的,故意露出葱绿抹胸、一痕雪脯。”仅此而已。
到元明清时期的诗歌里,提到乳房的就不少了。本文在引用这些诗时,并附录专家的精当点评。
如元代诗人张劭的《美人乳》诗:“融酥年纪好邵华,春盎双峰玉有芽。画槛横依平半截,檀槽侧抱一边遮。香浮欲软初寒露,粉滴才圆未破瓜。夹捧芳心应内热,莫教清楚着单纱。”这首诗是描写少女乳房刚刚初长发育,胸还有些平,乳头就像长出的玉芽。
明代诗人王偁的《酥乳》诗:“一双明月贴胸前,紫禁葡萄碧玉圆。夫婿调酥绮窗下,金茎几点露珠悬。”此诗用明月来比喻女人乳房的丰盈、圆润,显得很传神、贴切。


吴耳有一首题为《伸腰》的诗,却实际描写了双乳:“一团红玉下鸳幛,睡眼朦胧酒力微。皓腕高抬身宛转,销魂双乳耸罗衣。”
清代诗人孙原湘对女人的乳香别有心得,如他的《即事》诗:“水晶帘下恣窥张,半臂才遮菽乳香。姑射肌肤真似雪,不容人尽已生凉。”
清代诗人、学者、藏书家朱彝尊写有《沁园春》一词,描写女子乳房也很有特色,擅用叠字:“隐约兰胸,菽发初匀,脂凝暗香。似罗罗翠叶,新垂桐子,盈盈紫药,乍擘莲房。窦小含泉,花翻露蒂,两两巫峰最短肠……”
清人陈玉璂亦写有《沁园春》一词,更是把女人的乳房之美推向极致:“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宛象双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无,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罗衣解处堪图看,两点风姿信最都,似花蕊边傍微匀玳瑁,玉山高处,小缀珊瑚。浴罢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银红喘未苏。谁消受,记阿候眠着,曾把郎呼。”词中精妙运用多种比喻如雪、珠、菽、鸡头、白玉、玳瑁、珊瑚等,细致入微地描绘美女酥乳的美,真是画龙点睛、栩栩如生,放射着醉人的肉香、诱人的魅力,让人销魂,忍不住要捧握把玩。
有人认为,在西方文艺(如古希腊、古罗马的女性裸体雕塑)以及现代情爱文学当中,丰盈、硕大的乳房一直扮演性感的主角;而在古代中国,占据这个中心位置的是小脚,是三寸金莲。中国漫长的足崇拜传统,直到20世纪初盛行“放足运动”方才中断,同时西方的乳房崇拜漂洋而来,落地生根。


1

鲜花

握手

路过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5-29 19:2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