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互动中国 返回首页

陶短房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hina.com.cn/?12404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埃博拉与油价:民航业的“水火既济”

热度 2已有 8617 次阅读2014-10-20 07:29 |系统分类:明辩·时评

10月7日和12日,西班牙马德里卡洛斯三世医院和美国达拉斯德克萨斯州卫生长老会医院相继宣布,分别有一名医护人员在护理埃博拉患者时被确诊感染,这一发现打破了自1976年首次发现至今,埃博拉病毒从未被确诊在非洲以外传染的纪录,也让非洲以外各国民众从“埃博拉只是非洲范围内瘟疫,不会传播到自己身边”的虚幻中惊醒,猛然意识到,这种人类已知恶性传染病中最凶猛、致死率最高的瘟疫,其实离自己并不那么遥远,因此而造成的恐慌效应,是可想而知的。
10月13日,也即达拉斯埃博拉传染案例被披露当天稍晚(欧美间有时差),法国经济类大报《回声报》刊出一篇文章,对埃博拉最新疫情及其所带来的舆情冲击效应,所能产生的经济负面影响,进行了一番分析。
按照这篇文章的看法,近期受到埃博拉疫情及连带效应冲击最猛烈的,将是民航业,理由是,不仅全世界对疫情愈演愈烈的恐慌,和各国预期将纷纷采取的检疫强化措施,将注定对往返疫区的民航航班构成巨大冲击,且众所周知,埃博拉疫情传播到非洲以外,民航航班几乎是唯一可能的传播渠道,许多乘客很可能因恐惧这种莫测的风险,而索性减少搭乘民航航班出行的频率。
文章指出,在埃博拉疫情报道显著增多的9月,法国航空公司/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客运量同比下跌14%,如果这一下跌还可用飞行员大罢工的影响来解释,那么同期其它航空公司客运量的下挫,又当如何解读?须知同样在9月,瑞安航空客运量同比下跌14%,汉莎10%,易捷航空9%……按照《回声报》文章的看法,这一切“都不太可能是偶然凑巧”。
和民航业血脉相连的一些行业,如旅游业也难逃冲击。《世界旅游者》杂志刊文表示,埃博拉疫情和ISIS恐怖威胁让各旅游公司的西非、南部非洲业务量下跌了30-40%。对埃博拉疫情的恐惧还导致旅游业股票,如途易旅游(TUI Travel)和托马斯.库克(Thomas Cook)等的股价大跌。当然,保险业也不可能不被波及,但正如一些业者对媒体所言,埃博拉疫情的蔓延对保险业的影响效应可能会相当复杂,暂时很难说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稍早一些,10月9日,即西班牙的传染病例业已曝光、美国的尚未证实之际,世界银行发布一项警告,以前所未有的严峻态度提醒人们,不应忽视埃博拉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
按照世行的说法,如果埃博拉疫情继续维持“低危”传播态势,其经济影响将局限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等西非核心疫区各国范围内,至2015年底,疫情对上述各国GDP的影响值将高达38亿美元;倘若疫情发展到“高危”传播态势,其对经济的影响将扩散到周边各国,西非地区的经纪损失将在2014年内达到74亿美元,2015年则更高达252亿美元,总计达326亿美元,相当于该地区GDP的3.3%。世行和IMF均认为,民航业和旅游业将是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
尽管疫情本身的“杀伤力”尚待研究,但38年来首例、次例埃博拉“洲外传播”突然密集发生的事实,正迅速释放出可怕的震撼效应,其影响似乎正逾越不过几天前才由世行作出的“低危”、甚至“高危”界限,不仅对西非疫区,也对非洲以外的经济构成越来越大且难以估量的影响。在达拉斯传染案例发生后,德国又传出有抢救中埃博拉患者医治无效死亡,加拿大等国则传有疑似患者被隔离的消息,尽管德国的病例系早在非洲疫区感染时被确诊,加拿大的病例是否确系埃博拉尚难断言,但这种消息的不胫而走,和各国纷纷在机场、航班等出入境关口加强体温等检测本身,已足够说明许多问题。
问题在于,最近一段时间里,影响航空业及旅游业经济效益和股价表现的,远不止埃博拉疫情扩张这一种因素。
人们都知道,运营成本的高低,对民航业的经济效益乃至生存前景,影响力至关重要,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油价的两轮飙升,曾令许多历史悠久的著名航空公司遭逢灭顶之灾,更多航空公司则元气大伤,不得不靠诸如减少托运行李数量、重量,削减餐饮等服务或降低服务档次等不受欢迎的节支措施勉力维持,如今廉价航空的异军突起,和传统民航企业的江河日下,也都和油价的波动有关。
近几周来,全球油价的走势出现了戏剧性的逆转,纽交所原油期货价格一度跌破90美元/桶,下跌幅度达到1/4,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LCOc1价格更在10月13日跌穿88美元大关,达到近4年来的最低价。
许多分析家都指出,原油期价走低的原因十分复杂,既有经济因素的作用,也有诸如国际形势、地缘政治等非经济因素的影响,但对全球经济形势的担忧,和对未来一段时间内能源需求量的悲观预期,是最主要的因素。
从目前情况看,至少到年底前,这种悲观预期很难从根本上得以扭转:在经济方面,国际间不论对工业化国家或新兴经济体近期经济走势的看法都趋向保守,而经济增速的回落,势必造成原油供求关系平衡的变化;在政治方面,乌克兰危机后的形势发展表明,美欧等最希望遏制的,正是俄罗斯获得“石油美元”的能力,控制油价则是事半功倍的选项,而全球原油市场恰是大宗商品市场中最为“杠杆化”的一个。
对全球油价影响最关键的因素之一,是欧佩克的石油产能和供应量,在近期两度油价飙升过程中,正是欧佩克迟迟不肯增加产量,平抑油价,才让油价一度攀上高处不胜寒的险峰。而此番油价的大幅回落,却似并未引起沙特等欧佩克产油大亨的减产冲动,相反,上周沙特等国石油主管部门官员多次向纽约等地原油期货市场吹风,表示“低油价未必是不可以接受的”,暗示不会采取减产保价的措施。
一如Medley Global Advisors等业内机构所分析的,上世纪70-80年代油价大跌过程中,沙特等国试图减产保价,结果其它产油国非但未跟进,反倒纷纷增产抢占市场份额,令主动减产各国遭受惨重损失。如今原油市场杠杆因素更明显,产油国自身支配力下降,重施故技极可能重蹈覆辙,甚至比当年更糟。
一方面被埃博拉疫情拖累,一方面受油价波动影响,航空业和旅游休闲业真可谓悲欣交集,水火既济。那么,究竟孰利孰害?
从10月13、14日的欧美相关股价走势看,工业化国家在这方面存在市场见解分歧。
连跌了3周的欧洲各国股指本周一开始反弹,领涨的正是航空股,10月13日法航/荷航、汉莎航空股价分别回升了1.6%和1.1%,ClearBridge Investments等研究机构分析认为,欧洲各国航空股领头反弹的动力,正是欧佩克产油国“不减产保价”的暗示,让他们确信民航业的运营成本可能因油价持续走低而下降,从而惠及经营效益。
而近期大幅波动的美股则在周一延续跌势,其中能源、航空股成为领跌的带头羊,标普能源指数13日跌去2.9%,连续3个交易日累计跌了7.6%,是2011年9月以来最大的三日累计跌幅,而道琼斯运输指数则暴跌了2.2%,美联航、达美航空、Carnival等航空/旅游股的股价,则分别跌去7.3%、6.1%和4.6%不等,Wedbush Securities等机构分析认为,美国市场投资者显然并不认为油价持续走低对航空股有多少利好效应,相反,他们对埃博拉病毒冲击效应的估计,要比欧洲市场投资者们严重得多。
那么,究竟应如何看待航空/旅游休闲产业面对埃博拉和油价效应的“水火既济”?
尽管埃博拉疫情始自年初,自几个月前就已经相当严重,但真正造成全球性的冲击和震撼,则是在此次“非洲以外传染”病例接连传出之后,因为这种传播打破了许多“文明人”的幻觉,让他们骤然感受到原本以为事不关己、远在天边的恐怖疫情,其实随时可能在身边爆发。但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人们此前对埃博拉疫情传播的认识并非没有道理,医疗体制完善、卫生习惯合理的国家、地区,爆发大规模埃博拉疫情的危险性是远较卫生条件恶劣、经济和社会发展程度低下的非洲的,加上埃博拉病毒潜伏期很短,致死率又太高,洲外大范围传播的可能性并不很大,相信随着事态的发展,因马德里、达拉斯事件而引发的恐慌将趋于平息,由恐慌而产生的连带冲击效应也会随之大减。
油价则正相反:短线看,油价下跌意味着航空业经营成本下降,对其利润自然大有好处。但长线看,倘油价下降的主要因素是地缘政治危机和全球经济低迷,则航空/旅游休闲业同样会被这两大因素所制约、所拖累,其对企业乃至整个行业的影响,都势必是长期而深远的。
1

鲜花

握手

路过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5-29 15:4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