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互动中国 返回首页

盛京关捷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hina.com.cn/?12391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话剧《雷雨》遭遇笑场到底是谁淘汰了谁?

热度 1已有 15211 次阅读2014-7-28 14:09 |系统分类:明辩·时评| 话剧

    昨日下午,北京人艺著名演员杨立新在其微博上对22日晚公益场《雷雨》遭笑场表达不满。此版《雷雨》中,杨立新扮演父亲周朴园。
     杨立新说,“前晚(22日)《雷雨》成了爆笑场。”据他介绍,当晚的演出恰逢人艺常规的“公益场”。所谓“公益场”就是以40元或80元票价,凭学生证购票的大中学生的学生场。杨立新在微博中说,原以为这样一个发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惨烈的悲剧,会打动这些生活在幸福中的今天的学子们。“令人惊诧的是随着台上剧情的发展,人物关系渐渐暴露,舞台下爆发出阵阵欢快的笑声。台上进入了角色的演员们非常的不适应,努力调整表演的幅度仍然有很多台词被笑声淹没。繁漪和大少爷周萍的乱伦关系;四凤怀了大少爷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周冲跑到四凤家里表示爱慕……乃至于周朴园向周萍明确指出:‘不要以为你同四凤同母你就忘了人伦天性’……彻底揭开了兄妹乱伦的残酷事实的时候,台下仍然是笑声阵阵。”
      在杨立新看来,这样一部中国戏剧经典的开山之作像22日晚那样的哄堂大笑贯穿全剧实是少见……在微博中,他也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雷雨》的‘公益场’真令人失望,这样的‘公益场’不演也罢!”
      杨立新这5条微博在网上引发了一番热烈的讨论。编剧王丽萍为代表的一批网友对杨立新的感受表示支持,网友昊然爱六组说,“人艺一心为戏,不知你们为什么笑。但是,应给予人艺,人艺的演员,人艺的戏一个起码的尊重!!!”观众徐定茂也说,“看《雷雨》居然会‘哄堂大笑’,而且‘贯穿全剧’?真是不可思议。”
     我们在说话的时候,只要带上大脑,就能好办一些。不带大脑,胡说就必然要成为必然。这起事件发生后,我看到好多为学生辩解的说法,“也有网友认为对遭笑场一事不必过于介怀。看了22日晚公益场的jldirac说,‘整场当中的确有笑的地方,但是如果说是‘整场’的大笑我不承认。我认为笑的原因主要集中在过去的剧本或者说台词,放在今天有些额外的意思。有的句式和词的用法,通过舞台的夸张,显得很不自然。但是不能认为学生们不严肃,不知好歹”。网友忆风之雷霆也说,“作为中国话剧艺术水平最高的人艺,不恰恰应该挑战这种难度么?’”
     甚至我还听到,对《雷雨》的否定与嘲笑的声音。经典不再被当成经典,是因为我们本身已经不经典,或者说,我们已不具成为成经典的基本要素,或者干脆说,我们已经放弃了对经典人生的追求。

    其实,这是很典型的傻化征兆。不是学生淘汰了经典,而是经典淘汰了学生。喜欢赵氏小品与《小时代》的观众,现在还能不能欣赏经典了?从这个事件上看,好像是不能了。淘汰了经典的时代,只能是小时代。没有经典的时代,难成经典时代。然而,依稀记得,我们一向是说要成为经典时代的呀。如果文化仅仅局限于“肯德基”“麦当劳”而且还是食肉过期的,那么,我们只能嘲笑《雷雨》,并从此以后,一路傻嘲笑下去,嘲笑所有的经典。
    我老是讲汉朝那个爱吃疮痂的刘邕。然而,不说也罢,想说另外一句,即《人民日报》刚刚说过的,即当下文化的最主要特征是“无智无趣”眼下这哄笑《雷雨》事件是其一证。我曾多次说过,当交响乐、芭蕾舞、歌剧、话剧都荡然无存的话,或者,反过来说,二人转等大行其事的话,那么,真的完了。我们会变成什么?会变成“嘻嘻”那一类,像那些浪迹街头形容肮脏在垃圾箱里觅食的可怜的病人,而另一种人比他们更可怜,仿佛高等华人的模样,好像幸福的范儿终日“嘻”着。我常在大都市里看到听到他们莫可名状甚至是自鸣得意的傻笑,现在,终于傻笑到《雷雨》了。没有由来的快乐,来路不正的快乐,其实是深度悲哀。
       结论,不是学生淘汰了《雷雨》,而是《雷雨》淘汰了学生。
1

鲜花

握手

路过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blog_金建华 2014-7-30 09:50
该收场的要收场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东西想叫二十一世纪的孩子们接受,本身就是莫名其妙!不要说这些破烂玩意了,就是“文化大革命”发生的事情孩子们都无法接受,我们的文艺工作者还有必要去演《雷雨》吗?浪费资源!

facelist doodle 涂鸦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4-23 21:5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