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互动中国 返回首页

盛京关捷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hina.com.cn/?123916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顺治一等侍卫武功征服杀人魔王刘宗敏

已有 13040 次阅读2014-7-25 08:28 |系统分类:明辩·时评| 图片, 魔王


顺治一等侍卫武功征服杀人魔王刘宗敏
顺治一等侍卫武功征服杀人魔王刘宗敏
顺治一等侍卫武功征服杀人魔王刘宗敏
         关于李自成爱将刘宗敏,多年来,人们一直误认为他是个英雄,其实,他是个杀人如麻的魔王。毛泽东曾说过:“我是不学李自成的,你们要学刘宗敏,我劝你们不要学。”。长篇历史小说与同电影剧本《顺治迁都》
          安崇阿率队正往回走呢,突然,身后传来了周世显的大声呼叫:“安大人!安大人!”安崇阿等人停住脚,周世显带着家丁小跑了过来,安崇阿一眼就看到了他脸上的紧张。周世显跑到了他的近前。
安崇阿:“怎么了,周额驸?”周世显四下看了看,见没有可疑的人,这才气喘嘘嘘地开口。
 周世显:“安大人,有个事,很可怕的,很可怕的……”
安崇阿:“别急,慢慢说,什么事这么可怕?”
周世显:“那个,那个刘宗敏派人送来一封信。”
安崇阿:“刘宗敏,就是李自成的那个部将?”
周世显:“对对。”
安崇阿:“他在哪里,他给你送什么信?”
周世显:“他在东岳庙,他要我把公主给他送去。”
安崇阿:“嗯?我没听懂,周额驸你说的是什么呀?”
周世显:“唉呀,大人您不不知道呀,那天在宫里我与皇上与太后是讲过的,我家公主在闯贼进京后,是落到闯贼手里的。闯贼让刘宗敏看护,说伤好了,公主就归刘宗敏。还没等伤好,你们就打进来了,闯贼就逃掉了。刘宗敏他现在听说我要和公主结婚,他就派人来和我要公主,说是今天晚上天黑前,必须把公主送到东岳庙,不然的话,就要荡平公主府。”
安崇阿:“哈哈,有这样的事?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刘宗敏这个时候就在东岳亩里?”
周世显:“是的,他说是回来接公主的。这是他写的信。”周世显说罢,从怀里取出刘宗敏的信。
安崇阿听了这番话,觉得很新奇。他想不到刘宗敏会这样大胆。他接过那封信,其实叫信是说大了,不过是字条,上面粗粗大大地写道:“周世显,将公主于今天天黑前送到东岳庙,她是我的,我要带走。记住,不能告诉满鞑子。不然,吾则荡平公主府。大顺汝侯权将军。”
安崇阿:“看来这是真的喽。东岳庙在哪里?”
周世显:“朝阳门外。要不要上奏皇上和摄政王?”
安崇阿:“这点小事,不用。卫队!”卫队的头儿带人立即站成一排。
安崇阿:“你们跟我走十人,剩下的五人送日本人回客馆。”
卫队长:“扎!”
这时,德川慧子突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德川慧子:“安大人,我也去。”
安崇阿:“你?你去干什么?”
德川慧子:“看看那个刘宗敏是个什么样?听人说他是个杀人魔王。”
安崇阿:“嘿,你还敢看杀人魔王?你不怕?”
德川慧子睁大美丽的细眼,直视着安崇阿,摇摇头。安崇阿想了一下,转身向周世显走近了几步。
安崇阿:“周额驸,你找个熟悉东岳庙的家人跟我走,你就不要去了。慧子姑娘,你上轿吧,你现在就是太平公主了。走,东岳庙。”
德川慧子:“好,我就扮一下长平公主,省得他们不让进庙门。”
一个熟悉东岳庙的公主府家丁自告奋勇带路,安崇阿率领他的十个侍卫兄弟奔往东岳庙,德川慧子由骑马改为乘轿,觉得十分新奇,她不时地掀开轿帘东张西望,看北京的街景。
东岳庙,建于元朝延佑年间。“五斗米教”的创始人张道陵的三十八世孙张留孙,他被元成宗封为玄教大宗师。当时,全国各地都有祭祀东岳大帝的东岳庙,而大都北京却没有,他觉得这不大对头。于是,他个人出资在齐化门外购置了土地,准备兴建一座东岳庙。但还没有等到开工,他就去世了。他的弟子吴全节继任为大宗师后,在元至治二年(1322年)正式开工建设,到第二年(1323年),大庙落成,被朝廷赐名为“东岳仁圣宫”。庙内的主要建筑有大门、大殿、四子殿和东西两座廊庑等,很有些气派。后来在泰定二年(1325年),鲁国大长公主又捐建了寝宫,使东岳庙的规模进一步扩大。好景不长,40多年后,在元末的战乱中,东岳庙受到了严重的毁坏。从明代开始,玄教并入了正一道,东岳仁圣宫也改名为东岳庙。明正统十二年(1447年),在原址基础上全面重建了庙宇,此后的嘉靖和隆庆年间,也曾进行过一些整修。万历三年(1575年),明神宗根据太后的旨意,发下宫帑大规模扩建了东岳庙。不知是网开一面,还是时间仓促,轮到了李自成,他没有对它进行放火。
巍峨的东岳庙出现在人们面前。安崇阿看了一眼这座寺庙,让马放慢了速度,到了山门前,战马自觉地停了下来。安崇阿下了马,叩敲山门。不一会的功夫,门开了,出来一位小道士。
安崇阿:“我们是周世显的家人,来给刘将军送公主的。”
小道士看了看安崇阿的满洲人装束,愣了一下,没敢吱声。安崇阿一挥手,轿夫们把德川慧子抬进了山门。安崇阿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地问小道士:“刘将军在哪里呀?”小道士犹豫了一下,说:“他,他在岱宗宝殿的三茅真君里喝酒呢。”
安崇阿不再说话,带人径直往里面走。小道士面露惊讶,心里头忍不住嘀咕,这位满洲将军带了这几个人就敢来见刘宗敏,刘宗敏在庙内外可是埋伏上百人的呀。安崇阿正往前走着呢,一个农民军的军官迎面走了过来,问道:“什么人?”安崇阿答道:“给刘大人送公主的,我是公主府的人。”军官定睛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多想,就给安崇阿等人带路,三步五步,他们走进了岱宗宝殿。
岱宗宝殿,是东岳庙的主殿,面阔三间,顶为为单檐庑殿顶,绿剪边琉璃瓦屋面。殿身的梁、柱、檩、枋都绘有皇家才允许使用的金龙和玺彩画,形态各异的龙,栩栩如生,枋心内画的是二龙戏珠。正面檐下悬挂华带匾“岱岳殿”,四周雕饰盘龙,包有金叶。大殿前建有月台,摆放铜香炉和供放祭器的石五供,台前东西有焚帛炉。殿内原供奉东岳大帝泰山神及其侍臣的塑像。大殿两侧的耳房中设有三茅真君祠、吴全节祠、张留孙祠、山府君祠以及嵩里丈人祠等。左面的东配殿有阜财殿和东太子殿,右边的西配殿有广嗣殿和太子殿,配殿前廊的斗拱上有替木,排列制式主要是元代的风格。
安崇阿气宇轩昂地来到三茅真君祠门前,高声喊道:“刘将军,我是公主府的侍卫,我把公主给您送来了。”“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小校露出了脑袋。显然,这是刘宗敏的近身护卫长。
正在喝酒的刘宗敏在小校的身后站了起来,他满面黑须一脸杀气,身体很胖大。但看上去,没有安崇阿结实强健。阿崇阿只一眼就看出,刘宗敏身体已经被酒色深深伤害。如果地面格斗,他既没有暴发力,也已不具有持久的耐力。
  刘宗敏(?—1645) 陕西蓝田人,也有人说是李自成的老乡,是米脂人。早年间做过锻工,专伺打铁,力气比别人大一些。李自成起兵的时候,他是第一批响应的人。在崇祯十一年(1638)随李自成突围潼关原,隐藏在商洛山里面。崇祯十三年,协助李自成突围巴西、鱼腹等大山,到了河南之后,农民军死灰复燃。崇祯十六年,他被任命为权将军,第二年,在西安被封为汝侯。不久,率师开出固关、攻下真定,与农民军主力会师北京,因为战功,李自成加给他一个左都督衔。刘宗敏勇猛,也比那些纯粹的大老粗多一些计谋,但他的谋过于短小,且心性又过于贪暴,进京后,他仗着与李自成是铁哥们率先腐化,无恶不做。为了搜刮民财,杀人无数,在京城抢得七千万两白银。从二十七日起,进京的两万农民军开始大肆抢劫,他们抢劫明朝剩余的官员,四处抄家。强迫官员们资助军饷,具体数额为“中堂十万,部院京堂锦衣七万或五万三万,道科吏部五万三万,翰林三万二万一万,部属而下则各以千计”,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刘宗敏精心制作了五千具夹棍,谁不出钱就夹谁,其惨状正如计六奇所描述——“木皆生棱,用钉相连,以夹人无不骨碎。”
     严刑拷打开始了,北京城瞬眼间变成了一个大刑场。城中恐怖气氛逐渐浓重,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凡拷夹百官,大抵家资万金者,过逼二三万,数稍不满,再行严比,夹打炮烙,备极惨毒,不死不休”,“牵魏藻德、方岳贡、丘瑜、陈演、李遇知等,勋戚冉兴让、张国纪、徐允桢、张世泽等八百人追赃助饷。死者有一千六百余人。李自成手下士卒抢掠,臣将骄奢……”“杀人无虚日,大抵兵丁掠抢民财者也”。刘宗敏所居府第有三个大院,受夹棍刑罚的每院有百人,这些人中,真正的有钱阶层只占十分之一二,大多数还是一些低级官员和小吏,还有一些商人,甚至普通老百姓。他们身受酷刑,惨状令人不忍目睹,而当天过后,据说这几百人无一生还。这些细节在汉族知识分子计六奇、杨士聪等人的笔记中都有详细记载。
        多尔衮曾详细讲了李自成进京后所发生的一切,结论是,“我们自先祖布库里雍顺开始,就视臣民为兄弟,所以,我们在安抚被闯贼残害的百姓的同时,要用最快的速度剿灭这伙贼冠,以平民愤。”英亲王阿济当时在场表态,他说:“我就等皇上和太后、摄政王的命令,我要亲手勒死刘宗敏这个恶棍!”英王倒像个预言家,一年后,即顺治二年四月,阿济格在武昌活捉了刘宗敏,真就用弓弦勒死了他。
现在,刘宗敏定定地看了安崇阿片刻,又看了看那顶八人大轿。阿崇阿直视他的目光。刘宗敏是聪明人,他看到这个比自己还要高半尺的满洲人,就觉得有股子寒气直逼过来。他想这个人敢来,敢带这几个人来,这就不是一个凡人。但他还是挑战了,他要试试深浅。
刘宗敏:“鞑子,你是?”
安崇阿:“混帐!”
声音虽然低沉,但里面暗藏的力量却很强大,一股一股地不断向外辅射。刘宗敏不由得向后仰了仰,他愣了一下。久经沙场的他,马上判断出眼前这位青年将领有着夺人魂魄的气势。他不想莽撞出大事,何况自己现在是在清军包围圈里?一旦莽撞,就会撞出大祸来。这些日子,他也一直在痛骂自己,尽管李自成没有说他什么,但他意识到了大顺朝的飞速塌台,跟自己的腐化和暴政是有直接关系的,特别是跟抢陈圆圆惹怒吴三桂有关。但他常常管不住自己,比如他就不该擅自化妆跑回京城来接长平公主。好在,他此刻还管住了自己,他没有马上与安崇阿交手。安崇阿在骂他“混帐”后,他居然忍了。他暗暗在心里叫自己一声“大丈夫”然后,走出三茅真君祠。
刘宗敏摇了摇大肥脑袋,咧下嘴。接着,他瞅了瞅那顶大轿。
刘宗敏:“那里面的是公主吗?”
安崇阿:“不是!”
刘宗敏:“什么?”
刚刚缓和的气氛,一下子又紧张起来。刘宗敏钢针样的络腮胡子一根根直立起来,眼睛暴突。安崇阿像没有看见一样,淡淡地说出下面的话。
安崇阿:“一个想来看看热闹的姑娘,我就把她带来了。带上她,我也有我的用意,就是想进门方便些,让你的人认为我是送公主来的。”
刘宗敏大叫一声,掷出一柄短剑飞向那顶大轿,安崇阿手疾眼快,起跳半空,握住那柄飞行的短剑,同时,反向用力,将那柄剑准准地投回刘宗敏的刀鞘。
刘宗敏大惊,他犹豫了一下,突然直冲到安崇阿的近前,一掌击中安崇阿的护心镜,安崇阿立在那里,动也不动,山岩一般。刘宗敏化掌为拳,直击安崇阿的眉心。速度飞快,力量强劲,安崇阿立掌相挡,拳头打在掌心上,刘宗敏像被雷击一样,整个人被弹了起来,崩回廊下的阶上,屁股还没有摔落的当儿,安崇阿的人就到了,他飞起右脚,用脚面将刘宗敏的屁股托起,右脚发力,把他扔得站了起来。刘宗敏的身体晃了两晃,安崇阿伸出右脚把他摆稳。
刘宗敏觉得自己很丢人,他双手抓住安崇阿的右腿,试图摔倒安崇阿,挽回自己的面子。安崇阿哈哈大笑,他说:“你想跟满洲武士玩布库?”刘宗敏说:“我管什么布库不布库,你给老子……”话刚说到这里,他的身子竟随着安崇阿的右腿飞速旋转起来,像一个轮子。
这是安崇阿布库武术的综合体现,它揉和了布库的“绊子、大得合、小得合、大鞭子、挑勾子、划勾子、抹脖脚、搓脚、拨脚、架梁腿、扣腿”等绝招。特点是脚力强劲,而且灵活多变,就那样一直转下去,直到对手晕迷,然后一脚甩开。
  满洲人摔跤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金代女真人的“拔里速戏”,《金史》卷九十一《蒲察世杰传》:“蒲察世杰本名阿撒,为人多力,每遇武土角力赌羊,辄胜之。”只是到了后金,“拔里速戏”改名为“布库”,满语本意为“摔跤手”、“大力士”,当时通常的汉译为“撩脚”,此外还有“布库之戏”、“布库戏”、“演布库”、“摔跤”、“角抵”、“相扑”、“相搏”等不同的叫法。

满洲人一直沿续女真族传统文化生活中的“摔跤赌羊”的习俗。 后金国建立之后,大力提倡演习布库。主要的目的,就是用在军事训练上面。崇德二年(1637年),清太宗令满洲、汉军士卒一同演练布库,即便是亲王,甚至皇帝本人也要一同练习。清皇室与蒙古各部建立了友好同盟之后,每到联欢宴会的时候,就要有力士摔跤表演作为娱乐。清代学者梁章臣在《归田锁记》中记载:“清朝皇帝多尚摔跤” 太宗皇太极曾赐封蒙古族的摔跤手为勇土称号,并叫他们传授蒙古的摔跤技艺给满洲青年。那时,军队中经常进行摔跤活动,使用这样的方法训练士兵的力量和徒手搏斗的技术,并经常与擅长摔跤的蒙古族及其他少数民族的选手举行比赛。

乾隆年间的进士赵翼在他的《檐曝杂记·跳驼撩脚杂戏》中说,“布库,并谓之撩脚。本徒手相搏,而专赌脚力胜败,以扑地为定。”满洲人摔跤技术主要以脚功取胜。它的的花样类别有 “绊子、大得合、小得合、大鞭子、挑勾子、划勾子、抹脖脚、搓脚、拨脚、架梁腿、扣腿”等。满洲地区的人有句谚语,描述精当,“手是两肩门,赢人全凭腿。”布库虽为徒手相搏,但技法的关键在于脚力,脚力的大小对于搏击的胜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一只脚飞出去,无论是踢、勾、扫,还是拌,都要有千钧的力量。德川慧子等人在沈阳看到安崇阿一脚把黑熊踢进虎熊园里,就是一个证明。
刘宗敏虽然胖大,但他还并不是一头熊,他只是转成了一个像带辅条的肉轮子。安崇阿眼看着挂在脚上的刘宗敏有点瘫软,四周的农民军战士看得也呆傻,谁也不敢上前搭救。突然,他停下了飞旋的右腿,同时膝盖一弯,再抖出去,刘宗敏飞了起来,直奔西面的大树,众人大叫,只见安崇阿纵身一跳,飞近刘宗敏的前面,拦腰搂住他,然后,把他稳稳地放在廊下的一个圈椅上面。安崇阿抖落一下衣襟,双手抱肩,含笑看着他。
“太好了!”不知何时,德川慧子走出了大轿。刘宗敏看见了这个美人,不觉自己的脸胀红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在女人面前出了丑,这让他很难堪。突然,他从圈椅上站立起来,挥拳再冲,这回他是躬着腰,为的是防备安崇阿的旋风脚。
安崇阿:“刘将军,如果再打的话,你的拳头要打碎的。”
刘宗敏:“我是打铁的,我他妈的拳头会碎?”
安崇阿:“非碎不可,因为你遇到了打虎的。”
刘宗敏:“可是虎肉比铁还硬吗?”
安崇阿:“但你打的是死铁,我打的是活虎。”
刘宗敏吼了一声,将打向安崇阿的那一拳改变了方向,砸向了一棵海碗口粗的杨树,“嗄吧”一声,那棵杨树栏腰而折,断掉的树干带着树皮向德川慧子这边倒了过来。安崇阿双手接住树干,起跳腾空,捧起树干,对准了折断处,稳稳地将它插进了树心,杨树“滋滋”地叫着,汁水涌了出来。“嫁接”成功的杨树,像一株从阔叶子里探出头来的老玉米。
众人看呆了。
刘宗敏的大眼珠子瞪得如牛卵,忍不住赞道:“你他妈到底多大的力气?”安崇阿一个斤头翻落在地上,脸不红气不喘。安崇阿定定地看了他一眼,低沉地喝斥道:“混帐!”
刘宗敏的大肥脑袋歪了两歪,手一扬。
刘宗敏:“将军,请殿内喝酒。”
安崇阿:“好哇。”
 刘宗敏领着安崇阿和德川慧子进了三茅真君祠。
二人坐定后,并不说话。刘宗敏气呼呼地看着安崇阿,安崇阿则微笑着面对他。
农民军的厨子手法比较灵便,没有多久,就重新做了一桌菜。酒,也都倒进了大碗里。刘宗敏定定看了一眼德川慧子,他要给这个女人倒一碗,被安崇阿抬手制止。
安崇阿:“她的份儿,我来!”
刘宗敏:“好,你是英雄。”
刘宗敏说罢,又打量一下德川慧子。
刘宗敏:“高丽人?”
安崇阿:“不,她是日本人。”
刘宗敏:“你们鞑子,啊,不,你们满洲人行啊,出行还要个外国娘们陪着,还敢冒充公主。”
安崇阿:“她只是跟着来看热闹的。对啦,我来找你。只是来告诉你一声,公主她明天就要结婚了,她现在是我们大清的长平公主。你不要再来找她,更不要到人家府上去闹。大将要像个大将军的样子。我今天本来本天可以抓你归案,可是,我不想坏了英亲王要在战场与你较量的计划,我可以今天放你一马,让你出城。”
 安崇阿说罢,端起一碗酒干了,然后,替德川慧子干了另一碗。刘宗敏斜眼看了看安崇阿,自己也连干两碗。
刘宗敏:“我看你也是个英雄,能不能报下姓名?”
安崇阿:“御前一等侍卫安崇阿。”
刘宗敏:“噢,怪不得的,有来路。”
安崇阿:“刘将军,你还没有答应我的要求。”
刘宗敏:“什么要求?”
安崇阿:“我刚刚说过了,从此以后再不要进京城里来,更不要去长平公主那里。我今天可以放你出城,你出城后,回陕西老家务家,从此安度一生,不要再生事。我实话告诉你,我们英亲王已向皇上发誓要亲手勒死你。”
刘宗敏听到这里,大黑爪子往桌子上用力拍,上面的菜碟酒碗都震得弹了起来,并又先后落下,酒水和汤水流到了桌子上。刘宗敏脑子不大好用,他忘了刚才的挨打故事,也是有点发疯发醉。
刘宗敏:“我凭什么听你的,他阿济格凭什么勒死我?”
安崇阿:“就凭这个!”
安崇阿说罢,双手平铺在半尺厚的木桌上,两膀悄悄较力,在场的人们先是听到木板在“滋滋”地叫,紧接着,声音像爆裂,突然,“嘎”地一声,桌面一分为二。德川慧子用手掩住了嘴,刘宗敏的豹眼瞪得快掉了出来。
刘宗敏:“你……你,你什么人?”
安崇阿:“一个满洲武士!”
刘宗敏:“……”
安崇阿:“刘将军,你还是不要跟我来浑的。我一只手就能把你的大脑袋撕下来,我会把你撕成碎片。”
刘宗敏:“凭什么撕我?”
安崇阿:“凭我的功夫,凭你杀了成千上万的无辜的人。”
刘宗敏一时无话,他摇着肥脑袋想了一下,又干了一碗。
刘宗敏:“安大人,在下惊叹你的功夫。可我想知道,你是如何练成这种奇功的?安大人,你不会保密吧?”
安崇阿:“这有什么可保密的?我们满洲人从小就练功,五六岁就开始了。这个功夫叫手撕木桩,我五岁开始,就在父亲的指导下,每天早起,每天晚上,双手练习掰树墩。一直掰到十八岁,无论什么木的,我都随手掰开。”
刘宗敏:“我的天,我五岁时还吃奶呢。安大人,您说吧,你让宗敏现在做什么?”
安崇阿:“带上你的人,趁着夜色迅速离开京城,研究好你的打法,英亲王还等着你呢,大将军要死在大战场上,这三茅真君祠小了点,我不能在这里杀了你。”
刘宗敏:“我与英王两人还未交战,你何以见得我死的就一定是我刘宗敏呢。”
安崇阿:“你怎么能和英王比?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刘宗敏:“我从起事到现在,打了整整16年,大大小小打了不知多少次仗。他英王……”
安崇阿:“你只知杀人,而不懂打仗。我不跟你细说,打起来你就知道了。何况,老天也要灭你。”
刘宗敏:“那那那,我现在就走。可我临走前要问大人一个事儿?”
安崇阿:“说吧。”
刘宗敏:“我想问一下大人,我是不是英雄?”
安崇阿:“为什么要问这个?”
刘宗敏:“我就是想问一下,他们,他们,包括我们大顺帝都说我是大英雄,可我现在为什么要怕你,我糊涂了。”
安崇阿:“你当然不是英雄!”
刘宗敏:“什么?我我,我不是英雄?”
安崇阿:“当然不是。你见过英雄滥杀无辜吗?你见过英雄抢劫强奸吗?别处且不说,单是在北京城,你杀了多少人,抢了多少钱财和女人?……你快走吧,越快越好,不然,我可能控制不住,我喝醉了,可能要把你撕成碎片,看哪,那些死去的冤魂都来了,他们在半空中,他们在求我撕了你。”
德川慧子:“你快逃吧,前些天,我亲眼看见他撕开一只豹子,就在南苑。”
刘宗敏把手中的酒碗狠狠地摔在地上,一跺脚,大叫道:“走,我他妈连英雄都不是了。”说罢,撞开大门,带人走了。
安崇阿见人刘宗敏带人走远,这才带小侍卫们和德川慧子一起往日本客馆赶。
夜,沉静而美。像是耐心等待下一个故事的俊俏的孩子。

鲜花

握手

路过

雷人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3-24 20:0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