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互动中国 返回首页

刘荣跃的博客 http://blog.china.com.cn/?123593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乐于从新的耕耘中收获人生的果实

日志

《兴趣与毅力成就梦想-英语如何改变我的人生》选文之六(终):浅谈文学翻译的两大要 ...

热度 1已有 642 次阅读2017-2-23 17:11 |个人分类:译林漫步|系统分类:明辩·时评| 文学翻译, 英语, 如何, 文学翻译, 英语, 如何

怎样才能搞好文学翻译?这是我们热爱并从事这一崇高而艰巨事业的人所经常思考、探索的问题,笔者主要以文学翻译实践为己任,也看过不少翻译理论文章,并结合自己的实践谈一些感受。其实,怎样才能搞好文学翻译的问题,译家们谈过不少,理应是比较明确的,自己并无什么独到的见解。下面谈到的两大要素,姑且作为自己的赞同、强调或体会吧。


一、深入原著,心领神会


要译好一部书,首先是译者必须对原著有一个透彻的理解,这是不言而喻的。译者是语言的桥梁,他的任务是把原著的内容、精神、风格等传达给译入语的读者,使其能得到或基本得到原著读者的感受。如果译者自己都没有把原著的精神风貌吃透,他怎么能让译入语的读者真正理解吃透呢?因此译者必须下功夫深入原著,对作者的语言做到心领神会,明白字里行间的意味,而决不能简简单单、蜻蜓点水似地了解一下就行了——以后一种态度译出来的东西一定是失败的。一般读书,有时只需理解一个大意或基本精神就可以了,但从事文学翻译的译者,就必须尽可能百分之百地理解原著,包括原文的每个字、词、句,乃至原著的主题思想和精神风貌。因为你是黑字落到白纸上,怎么能含糊!既然要从事这崇高的事业就必须有“一名之立,旬月踌躇”的献身精神才行,这是事业对我们译者的起码要求。

许多前辈翻译家在这方面为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朱生豪译莎士比亚的那种精神,令我感动不已。只可惜他英年早逝,不然还将给我们留下多少优秀的译品啊!众所周知,莎士比亚的原著是比较难读的,翻译起来自然难度较大。为了拿出不愧于莎翁的译作,朱生豪反复研读其全集等书籍,为此贡献出了毕生的精力:“余笃嗜莎剧,尝首尾研诵全集至十余遍于原作精神,自觉颇有会心。廿四年春,得前辈同事詹文浒先生之鼓励,始着手为翻译全集之尝试。越年战事发生,历年来辛苦搜集之各种莎集版本,及诸家注释考证批评之书,不下一二百册,悉数毁于炮火,仓卒中惟携出牛津版全集一册,及译稿数本而已。厥后转辗流徙,为生活而奔波,更无暇晷,以续未竟之志。及三十一年春,目睹世变日亟,闭户家居,摈绝外务,始得专心一志,致力译事。虽贫穷疾病,交相煎迫,而埋头伏案,握管不辍。凡前后历十年而全稿完成[1],夫以译莎工作之艰巨,十年之功,不可云久,然毕生精力,殆已尽注于兹矣。”[2]


想想看,庞大的莎士比亚戏剧全集,朱生豪竟“首尾研诵全集至十余遍于原作精神”,并且搜集了“诸家注释考证批评之书,不下一二百册”,终于才“自觉颇有会心”,这是怎样一种敬业精神啊!我们由此也看出要深入理解原著,非得下一番苦功夫不可。


傅雷是我非常钦佩、崇拜的翻译家,他的那种一丝不苟、认真负责的精神很值得我们学习。每译一部作品他总要反复研读数遍,直至心领神会才开始下笔。“事先熟读原著,不厌求详,尤为要著。任何作品不精读四、五遍决不动笔,是为译事基本法门。第一要求将原作(连同思想,感情,气氛,情调等等)化为我有,方能谈到迻译。”[3]“不厌求详”,“不精读四、五遍决不动笔”,这种翻译精神和态度的确难能可贵。而现今有的译者对此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对原著大致了解一下后就开始翻译,这样译出来的东西当然成问题了。认真负责的译者都有这样的感觉:初读原著时我们对它只是有一个基本的、大致的了解,而以后每读一次,认识、体会就会加深一次,对其字里行间的意味就领悟得更多。我曾写过一篇《揭开层层面纱》的文章,谈到我们初读一部原著时,它就像蒙上层层面纱一般,我们需反复研读,将面纱层层揭开,方能看清真面目。不仅读文化背景、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等不同的外文是如此,而且我们读很多中文作品如《红楼梦》也是如此,每读一次总会有更深的理解和感受。作家张爱玲说:“像《红楼梦》,大多数人于一生之中总看过好几遍(当今这样的人并不多吧?——笔者)。就我自己说,八岁的时候第一次读到,只看见一点热闹,以后每隔三四年读一次,逐渐得到人物故事的轮廓、风格、笔触,每次的印象各不同。现在再看,只看见人与人之间感应的烦恼。”[4]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人的学识、阅历在不断丰富,自然也就会领悟先前领悟不到的东西。


对原著充分理解、心领神会涉及很多因素,我想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要有认真负责、“不厌求详”的精神,这一点至关重要。有了这种精神,其他问题都不难解决。其次是要有较高的外文水平。语言是思想的载体,没有深厚的语言功底,便无法把握原著的深刻内涵。第三要有丰富的生活阅历和艺术修养,这样你对原著才会有较深的体会和感悟。一个生活阅历不深,艺术修养不高的人是不可能翻译好一部优秀作品的。你要让你讲的故事优美动听,首先你自己得为它所感动才行;如果你自己都无动于衷,那么你讲出来的故事一定苍白无血。第四是要知识广泛,即著名语言学家、翻译家吕叔湘先生所说的“杂学”。一部原著会涉及方方面面的知识和问题,如果知识面太窄了,会严重阻碍我们对原著的理解。所以一个译者还力求应该成为一名“杂家”,只有懂得的东西多了,翻译起来才会得心应手。第五是要选择自己喜爱的作品翻译,这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必须承认人与人之间气质、思想、爱好上的差别,正是这些差别构成了丰富多采的世界。一部作品即使十分优秀,也不可能打动所有的人。《约翰克里斯朵夫》、《尤利西斯》、《神曲》有它们的读者群,琼瑶小说、武侠小说也有它们的读者群。而傅雷翻译《约翰克里斯朵夫》是比较合适的,因为作品与他的气质、爱好相投。译者应该选择自己喜爱的作品翻译。自己都不喜爱的作品如何能译好?如何能传达出作者的心声?


二、细心琢磨,表达贴切


作为翻译的步骤,理解准确、透彻之后接着便是如何以贴切的语言表达了,这是关键的第二步。如果表达不好,那么所理解到的东西就传达不出来,因此也不可能译出优秀作品。也许有人认为汉语是自己的母语,问题不大,只要理解了原作是可以表达出来的。实则不然。可以表达是一回事,表达得好与不好又是一回事。事实上,如果你没有相当的汉语水平,有些东西即便理解了也难以表达出来。而如果你汉语功底深一些,翻译起来就会得心应手,游刃有余。翻译水平体现于文字,文字水平不高怎么行呢?我对此感受颇深。我们这一代人,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太深,做学生时没学到什么东西,自觉底子太薄,比如古文知识、文学修养等等。如果不是改革开放后奋起直追,坚持不懈学了点东西,怎么能胜任这艰巨的文学翻译事业!


下面来欣赏一下语言大师吕叔湘先生的精彩译笔[5]


原文:“But the bay was as good as Frome’s word,and we pushed on to the Junction through the white, wild scene.


译文:“但是那老栗马不辜负费洛美的话,我们在漫天风雪之中终于到达了车站。”其中“在漫天风雪之中”译得妙,原文字面是“穿过白色的、疯狂的场景”。


原文:“Despair seized him at the thought of her setting out alone to renew the weary quest for work。”


译文:“想起她一个人出去重新登上找工作的艰辛的路途,觉得万念俱灰。”其中“觉得万念俱灰”译得妙,原文字面意思是“绝望抓住(或夺取)了他”。


原文:“These alterations of mood were the despair and joy of Ethan Frome.


译文:“她这种一会儿一个情调,叫伊坦时而灰心,时而高兴。”而原文字面意思是:“这些情绪的变化是伊坦的绝望和高兴。”真如这样译过来,读者会不知所云。上述佳译比比皆是,从中可看出吕先生的确功力不凡,钱锺书先生提出的翻译高论“化境”在其译文中充分体现出来。


为了表达贴切,除应具有较高的汉语水平外,还必须懂得和把握文学翻译这一“再创作”的艺术。文学翻译是把一种语言所表达的思维内容和体现的风格特色,用另一种语言忠实、准确地重新表达出来的语言活动。它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查查词典”的机械翻译——这只是文字翻译而不是文学翻译。文学翻译的再创作由上面吕叔湘先生的译文可见一斑。


有一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穆木天先生是一位颇有名望的诗人,他的诗歌优美,从汉语角度讲是功力不浅的。可他译出的作品却难以让人接受,原因就在于他没有把握文学翻译这门“再创作”的艺术。这从前面他译的《欧也妮葛朗台》中的那段译文即可看出。


文学翻译是再创作但又必须把握好这个再创作的“度”,切忌不要过左。把文学翻译比喻成“戴着镣铐跳舞”是十分形象的,译者必须要“跳舞”,但又得“戴着镣铐”跳,绝不能随心所欲地跳。上述《文学翻译是一门把握度的艺术》的文章,其中谈到“过右”、“过左”、“适度”的三种情况。上举穆木天先生的译文是“过右”的表现,吕叔湘和傅雷先生的译文是“适度”的表现。“过左”的翻译是“把镣铐挣脱了跳舞”,进行不恰当的自由发挥,违背了文学翻译的原则。


以上是自己从事文学翻译的一点体会。而真正落实到行动上又是一件十分艰巨、复杂的事。俗话说“文无定法”,我以为“译亦无定法”,完全靠我们在实践中不断学习探索、总结,从中“悟”出规律来。只要具备了精益求精、勇于献身的精神,我们总会在自己热爱的事业上有所作为的![6]


注:由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年1月出版的《兴趣与毅力成就梦想-英语如何改变我的人生》,除可以在亚马逊、淘宝网、京东网和当当网及全国各大书店购买普通本外,还可购买到作者数量有限的签名本。

联系邮箱:bridge999@yeah.net  

  本书的相关介绍,参见:http://blog.china.com.cn/blog-1235933-590535.html 


[1] 但因他病重有少部分未译完。

[2] 见罗新璋编,商务印书馆出版《翻译论集》P456朱生豪《莎士比亚戏剧全集译者自序》一文。

[3] 见上书P694傅雷《论文学翻译书》一文。

[4] 见浙江文艺出版社《张爱玲散文全编》P77《论写作》一文。

[5] 所举三例见上述《翻译论集》P579王宗炎《评吕译<伊坦弗洛美>》一文。

[6] 本文写于19965月,收入《巴蜀译论》, 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12月出版。《大学英语》19992月发表。       


鲜花
1

握手

路过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3-24 20:10

返回顶部